无障碍说明

粤剧老倌讲述:华光神威勘破冤情,君子爱财取之有道

[摘要]后场的人看到这一情景都吓呆了,唯有那扮演玄坛者心里知道不妙,擎起手中的钢鞭,大喝一声“诸煞回避”,对准瓷碗再用力一击,哗啦一声,碎瓷片纷纷从台上滚落,白虎的扮演者也一下子晕了过去。

文/解人颐

古话说“人为财死鸟为食亡”,财是养命之物,命却切勿为财所困,不然活着的时候蝇营狗苟,死后依旧难得解脱。今天的故事是小时候听一位老人所说,老人是广东粤剧戏班里的老倌,年轻时也曾风光一阵,最后靠演艺生涯攒了一些钱财,落脚在南方的小镇开了一家小小的广东茶楼,小时候很喜欢去茶楼里吃烧麦虾饺,当然也更喜欢听这位老倌说他们以前走江湖跑码头的奇闻异事。

【异文故事汇】华光威神勘破冤情,君子爱财取之有道

粤剧老倌(图源:解人颐)

其乐融融的村庄

那年老倌还刚刚学艺出道,只是剧团里面的一个跑龙套,跟着戏班来到了一个村子,村子里为了庆祝华光大帝圣诞,特地邀请来演出神戏三天。广东一带粤剧戏班一般都供奉华光大帝为自己的祖师爷,所以有华光庙的邀约一般都不好推脱,山高路远都得赶过去。这次的村庄是在海边的一个村子,里面的人也大多是以讨海为生。老倌他们一行人来到村子后,面对的是一个其乐融融的温饱小康的村庄,虽然整体生活水平不高,但是吃饱穿暖没问题,与外面的世界相比已经算是一方净土了。

老倌他们初到村庄,就被村子的族长请来安排在庙边上的几间屋内居住,送上了三成的包银,并摆下宴席为他们接风洗尘。此地的华光庙圣诞很奇特与别处不同,不过入乡随俗,戏班也不好多说什么,于是翻看黄历,定下了开戏的日子与时辰,也开始准备搭台布置了。按照粤剧的习俗,凡到一处新的地点搭台唱戏,在演正戏之前,都要先演开台戏,开台戏是粤剧传统例戏的一种,昆班叫“开场戏”,京剧叫“开锣戏”。这些戏没有复杂的剧情和激烈的矛盾冲突,重在仪式。《祭白虎》是最常见的一种开台戏,也称《玄坛伏虎》。不过一般戏班里的人都为了避讳虎字,而称为《打猫》。

《祭白虎》这出戏只演不唱,两个演员分别饰演武财神玄坛和白虎。财神开黑面,身穿黑底四色褂、红裤,沿袭古书大傩仪式中的玄衣朱裳。白虎穿虎衣,头戴面罩,赤脚。演员从开面和穿衣之后,旁人就要回避。舞台放鞭炮表示开场,玄坛元帅开始跳大架,踩遍舞台每一个角落,驱逐煞气。然后财神就睡觉,一觉醒来不见了老虎。玄坛元帅跳上桌子,作登山眺望老虎状。这时老虎上场,取下挂在台上的生猪肉,放近面罩,表示吃过猪肉了,就将猪肉丢到桌底。财神跳下来与白虎搏斗一番,再骑到虎背上,把链条绕在虎口上,表示老虎不能开口伤害人畜了。财神骑虎下台。演员在虎度门卸妆,恢复凡人身份,才可返回后台。锣鼓声止,戏班人员齐喊一声,表示解除禁忌,可以说话了。

【异文故事汇】华光威神勘破冤情,君子爱财取之有道

祭白虎开台(图源:解人颐)

这出戏中玄坛元帅的扮演者并不是随便一个武生都能扮演的,一般都有戏班中德高望重者担之,白虎则一般由年轻武生担任之。那时的老倌则负责在边幕上打火,在后台祭拜过了华光祖师之后,祭白虎就开锣了。刚开始都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,就在到了快要降服白虎时,戏台边上有一叠瓷碗,玄坛元帅要用钢鞭或铁叉击碎瓷碗,表示煞气已破。就在这个时候怪事发生了,一鞭下去竟然瓷碗不破,扮演玄坛的武生心里一惊,连忙再打第二鞭,第二鞭还没打下,只听台上一阵惨叫,白虎的演员手指着台下西北方的一颗大松树,嘴里吓得只能发出啊啊啊的声音。后场的人看到这一情景都吓呆了,唯有那扮演玄坛者心里知道不妙,擎起手中的钢鞭,大喝一声“诸煞回避”,对准瓷碗再用力一击,只听到哗啦啦一声,碎瓷片纷纷从台上滚落,那白虎的扮演者也一下子晕了过去。接着燃放鞭炮,一切如仪。

这个祭台戏是总算演完了,但是班主心里显得忧心忡忡,觉得晦气,等白虎武生醒来之后,问他到底是看到了什么,怎么会吓得话都说不出。白虎武生只说,当时正当他要跳到台的一边时,突然看到大松树下站着七八个人,因为树荫光线的缘故,刚开始以为是看热闹的,可是这七八个人一步一步靠近,武生才赫然发现这七八个人竟然头都没有,这才吓得倒在台上说不出话来。班主一听,觉得兹事体大,这个地方看来有所古怪,如果不及时处理恐怕这三天的戏不好办。为此班主还特地去了村长家一次,想问问具体情况。班主当然没把见鬼的事情说出来,只是旁敲侧击地问松树那边是不是有什么事发生之类的。村长一口咬定,村子里历来平静,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,让班主放心,并说发生一切事情,都由他村长负责。既然村长这么说,班主也是个聪明人,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,就离座告辞了。

【异文故事汇】华光威神勘破冤情,君子爱财取之有道

五鬼闹钟馗(图源:解人颐)

“五鬼”撞邪

第二天正戏照常开锣,一天下来平安无事,大家吊着的心才慢慢放下来。明天演的戏码里有钟馗嫁妹,老倌就扮演钟馗边上五鬼中得一个,这出戏因为要表演喷火等特效动作,所以一般安排在晚上。晚上时辰一到,大家都装扮停当,在戏台上翻滚腾跳,老倌也卯足了劲来演好这出戏,台下的观众也止不住得一阵又一阵叫好。可是演着演着,突然老倌耳边,锣鼓声音一下子就静止了,看着台上其他人的动作,就像在表演一幕哑剧一般,可是其他人做,自己不能停,只能按照既定的套路继续演下去,大约又过了几分钟,老倌只觉得自己天旋地转,背后猛地一阵凉风刺骨,接着就两眼一抹黑,什么都不知道了。再醒过来时,他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,额头一阵疼痛,再看看周围,除了他以外还有四个扮演小鬼的也都躺在床上,头上包扎的布条,自己摸摸额头也都一样,大家看到老倌醒过来了,立即招呼班主过来,班主行走江湖有年,也略微精通一些粗浅的医道,摸了摸老倌的脉搏,发现脉象正常,才长舒了一口气。

从班主的口中得知,刚才在表演五鬼闹钟馗的时候,表演到一半突然戏台上的五个小鬼一起倒了一下,正当大家要过去查看怎么回事的时候,五个人又同时跳起,朝台下冲去,台下的观众也被吓了一跳,到了台下之后,五个人就直往村里的华光大帝庙里跑,后面的人赶都赶不上,跑到庙里之后就开始跪在华光大帝的神像前,一个接一个的磕响头。等到人们赶到时,已经是磕得头破血流了,几个戏班的上去想拉住五个人,都被一一挣脱,原先力气不是很大的老倌也瞬间变得力大无穷。直到后来班主赶到,一看就知道这个是撞了邪了,立即矮身来到华光大帝的神桌前,捧起台上供的光明灯盏,用手蘸了灯盏里的油,在灯火上点燃,在五个人的额头上各点了一点,这五个人才像脱了力似得倒了下去,一直昏迷到现在才醒。

出了这么一档子事,到底第三天的这个戏还要不要演下去,大家都犯了难,不演吧,按照规矩不但预支的钱要退回,还得倒赔五成,演吧今天出了这个事情,明天还保不齐出什么幺蛾子呢。

【异文故事汇】华光威神勘破冤情,君子爱财取之有道

粤剧华光祖师(图源:解人颐)

古怪的大松树

这个时候戏班里面的一位老武生说,要不我们请华光吧。所谓的请华光是旧时戏班里的一种请神断事的方法,只在一些戏班中流传,如今已较为少见了。大家一听这个提议都说好。在后台的华光祖师面前,铺设镜子,剪刀,红尺等物品,班主首先上前拈香,接着戏班全体都依次拈香作拜。一切妥当之后,两个人捧住华光祖师神像,班主敲锣,一声一声徐徐敲来,而那位老武生则站在华光祖师背后开始吟咒。随着咒声和锣声的节奏越来越快,华光祖师金身也开始慢慢有规律地摇晃起来,摇晃到某一个程度,两个捧着的武生,猛地一跳捧起神像就往外冲,一直冲到戏台外的那棵大松树底下,就开始不停地转圈,老武生手里拿着一大束香也紧跟而来,就在这转圈的地方,将香插了下去。这时两个人才停止了转圈,已经是浑身大汗淋漓。

这香刚开始烧的还挺旺,烧到一般的时候一下子全灭了。老武生看了看香火说,这里必定有冤情,下面有古怪,大家挖,于是几个人拿来了班锹,就开始挖了起来,没挖多久下面就挖到了硬硬的东西,再往下挖,才发现下面是几个大箱子,众人一发力,将这几个箱子抬了上来。正要打开,老武生制止了大家,先请华光祖师安坐,重新点起香烛,一切准备停当之后,才打开木箱,箱子一打开,一股恶臭冲天,箱子里竟然是七个骷颅头,看骨头的成色,也已经有年份了。此时一阵人声喧哗,村长带着村民也都赶来过来,看到木箱里的骷颅头,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的,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生气,开口就责骂戏班不应该私自动土,而戏班班主也质问这七个头颅为何埋葬于此,并扬言要报官,听到要报官,村长才软了下来,和班主说出了事情的原委。

原来这也是上一辈的事情了,当初有七个商人在海上遇上了暴风雨落难,船被吹到了这个海边小村,船上装载着下南洋的货款,上岸之后刚开始村民没有发现他们有那么多钱,晚上的时候一不小心,财露了白,于是就有几个村名起了杀心,见财起意,当晚就伙同几个人一起把这几个人给做了,之后就埋藏在后山的一处。可是之后村子里就不太平了,怪事频频传出,后来请了一位风水先生,经过指点,重新起出这七个人尸首,发现面目如生丝毫不烂,于是就将他们身首分离,分开埋葬,首级就埋在老松树下,身体则在村的另一头,并在上面盖了华光庙作为镇压。每年杀人的这一天都必须做三天神功戏来压制冤魂,这也就是为什么这里的华光圣诞和别处不同的缘故。而随着老一辈的渐渐死去,现在当年的凶手也只剩下村长一人了。

【异文故事汇】华光威神勘破冤情,君子爱财取之有道

送冤魂出海(图源:解人颐)

事情总算弄清楚了,村长命人拿来余下的包银,给班主,让他们离开这里,并说这是上一代的恩怨,你去报官,只剩下我一个人顶罪,但是你们这个戏班恐怕以后在江湖上也难以立足了。不如拿了钱,大家好聚好散。以后互不相干。戏班班主将钱接好,嘴里却说了一个“不”字,这个字出口,村长脸色大变,后面的村民看起来也情绪激动,但是接下来班主的话却和大家想的不一样,班主对村民说,这里面的恩恩怨怨也不是我们一个戏班子能够管的,但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,明天的戏我们继续做,但是戏码变了,做灵官戏,你们准备一艘木船,我替你们送他们出海,离开这里,不然迟早会出事。村长一听非常激动,立刻吩咐村民准备木船及船上的一应物品。

隔天天一亮,戏班每个都带上朱符,扮演好了天兵天将。锣鼓一响,开始演起了灵官赶煞的戏码,在村中每家每户依次巡游,最终在村尾的华光庙内,破开土地,将七人的躯干取出,一路押送到海边船上。老武生扮演的灵官,跃至船上,四角敕封,最终翻身下船,一声呐喊,点起火来,就在这海边将七人与船一同焚化。事后村长又准备了一份大礼给戏班,全村百姓送他们出村。

【异文故事汇】华光威神勘破冤情,君子爱财取之有道

(君子爱财取之有道)(图源:解人颐)

这件事到这里照理就应该结束了,以后每年这个戏班只要路过此地都会去村里坐坐。大约过了三年,去村里的时候发现村长不在了,一打听才知道,村长半年前刚刚去世。村长去世的时候倒也颇为灵异,临终之时,村长口中喊道船来了,我要上船了,话音刚落,气绝身亡。

古人西晋鲁褒曾写有《钱神赋》,里面称钱为神物。可使人“无德而尊,无势而热,排金门,入紫闼。危可使安,死可使活,贵可使贱,生可使杀”。现今时代,经济挂帅,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,非分之财不可取,取之必有非分之祸。(编辑:若木)

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稿件,文/解人颐,腾讯道学专栏作者。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喜欢该类内容欢迎上微信关注“腾讯道学”微信公众号!(文章作者观点与立场,不代表腾讯媒体的观点与立场。)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责任编辑:taoismyao

相关搜索

为你推荐

视频推荐